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读《芙蓉镇》观后感

  读《芙蓉镇》观后感

  文/刘荣英

  起初咋听芙蓉镇,便以为芙蓉镇以水芙蓉命名,也就是荷花。周敦颐曾在爱莲说中写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想必芙蓉镇定是个隐避于世的清尘和宁静的小镇。却不知待细细阅读和品味过才知,山间小镇像一个饱经沧桑的妇人,被历史风云不断席卷,直至未来的某个时刻才得以拨开云雾见月明,却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宁静与祥和。

  《芙蓉镇》大体上是讲述了上个世纪60到70年代,芙蓉镇一位被称为“芙蓉仙子”的胡玉音。胡玉音是位人美心善的女人并且一心想通过勤劳致富,却不料遭到了当时的工作小组人员李国香的嫉妒。由于当时处于左倾思想严重盛行的时期以及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因为李国香连续不断的诬陷,导致了胡玉音被戴上了批判的帽子,同时遭受迫害。直至动乱的历史时代结束,胡玉音一家的冤屈才得以平反,迎接新的生活。全书中,以胡玉音的命运多舛为全文的主线,同时围绕着小镇上的其他几个人物的命运而展开陈述。小镇上的其他几个人物有大队书记黎满庚、粮站主任谷燕山、政治女将李国香、五类分子秦书田、运动根子王秋赦。下面都将会着一叙述。

  在山清水秀、荷香溢镇、民风淳朴的芙蓉镇,被人称为“芙蓉仙子”的胡玉音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女子。胡玉音黑眉大眼,面如满月,胸脯丰满,体态动情。她的父母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夫妻客栈,年过四十才生下玉音一个独生女。因此,‘玉音,寓意为慈悲的观音所赐’。

  玉音相信自己‘命大,不主子,克夫’必须找一个以杀生为业的人配亲,因此找到了黎桂桂。

  胡玉音跟丈夫黎桂桂开了一个豆腐坊,以卖米豆腐为生。胡玉音美丽大方,待客热情,手头利落,不分生熟客人,不论穿着优劣,都是笑脸相迎。另外,她的食具干净,米豆腐量头足,作料香辣,油水也比其他得摊子厚。加上黎桂桂心地善良,忠厚老实,因此小两口的生意很红火。经过几年起早摸黑的劳作,夫妻俩用省吃俭用攒下的钱盖起了新房。落成之日,镇党支部书记黎满庚,南下老干部、粮站主任谷燕山和乡亲们都来祝贺。可这一切却引起了国营饮食店的女经理李国香的嫉妒。

  不久,“四清”运动开始了,李国香当上了工作组长,一直对胡玉音垂涎三尺的“土改根子”二流子王秋赦成了运动的“积极”人物,他们二人狼狈为奸,大抓阶级斗争。结果胡玉音家被划成“新富农”,新屋被查封,黎桂桂也被逼自杀了。胡玉音成了富农寡婆后,处处受欺凌。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被命令每天和“右派分子”、原地区歌舞团编导,人称“秦癫子”的秦书田一起扫大街,。秦书田给了胡玉音以真诚的关怀和帮助,同病相怜的两个人逐渐产生了感情,并不顾一切地相爱了。而此时李国香的问题忽然得到解决,她身兼数职,又恢复了从前威风显赫的嘴脸。胡玉音怀孕后,秦书田请求王秋赦批准他们登记结婚,不料因此惹恼了李国香,厄运又一次降临,秦书田被判刑10年,胡玉音也被判刑3年,因怀孕而监外执行。

  从此,胡玉音更是忍受屈辱,挣扎求生。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她因难产而险些丧生,多亏谷燕山拦下一辆军车,将她送到部队医院,才救了母子二人的性命。冬去春来,历史又一次发生了逆转,动乱的年代终于结束。秦书田和胡玉音得到彻底平反,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他们开办了胡记米豆腐店,直起腰杆开始了新生活,米豆腐摊前兴隆如初了。

  大队书记黎满庚自幼与胡玉音青梅竹马,早年为服从组织要求而与胡玉音分手,便与胡玉音认作了干哥哥,干妹妹。由于李国香的陷害而被认定为阶级界线不清而降职。后来,迫于政治上的压力为了自保出卖了胡玉音。最后,虽然他恢复原职,但与胡玉音之间的亲情或者友情的纽带已然断裂,难以恢复如初了。粮站主任谷燕山,是个北方大兵。他面相凶恶,但心慈目善,人缘极好。他因为曾卖给胡玉音六十斤碎米而受到牵连,被撤职了。这样一个善良正直的干部,却被冤枉勾结,不禁令人感到惋惜。好在最后他跟黎满庚一样都恢复原职。

  五类分子秦书田,他原是剧团编导,不料反右斗争中,从剧团开除,被扣了个右派分子的帽子,后来他请求改成了坏分子帽子,还成了五类分子小头目,颇有些光荣之意。他总是这么积极,好像他的黑鬼世界里就不存在着凄苦、凌辱、惨痛一样。游街示众他总是俨然走在前头。接受批斗总是不等人吆喝、挥动拳脚,扑通一声先跪下,低垂下脑壳。人家打他的左边耳他就等着右边还有一下。他明白:“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当他被罚扫青石板街,还讲究一点姿态步伐,合着拍子,像划桨一般,一摆一摆地挥洒自如。在文革时期,秦书田与胡玉音相爱了,他们结为黑鬼夫妻,直至三中全会后,他们得以平冤昭雪,秦书田成为了镇上文化馆的副馆长,一家三口幸福生活。

  政治女将李国香,原是国营食品店的一家经理,因嫉妒胡玉音加上引诱谷燕山不成,便与运动根子王秋赦狼狈为奸。阴险毒辣的李国香凭借着自己是区委书记外甥女的身份与高明的政治手段一次次陷害胡玉音以及黎满庚和谷燕山等人。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赶下台,昔日以打击别人为乐的她脖子上挂了破鞋游街,也尝到了受侮辱的滋味。三中全会后,李国香又高升并嫁给了一位中年丧妻的干部。

  运动根子王秋赦是一个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孤儿。他脑子不笨,又识几个字,加上嘴又能说,虽从小蹲破庙、住祠堂长大,但由于他会见风使舵、察言观色,镇上大多数跑腿的事或者下发通知都由他来做。土改时,他被确定为“土改根子”,给他分了四时衣裤、全套铺盖、两亩好田不说,还分了一栋全木结构的别墅──吊脚楼。但他在跑公差时却养成了好吃懒做的寄生虫习性,生出了一种最不景气、最无出息的想法;睡着吃现成的,这楼屋里的家具也够变卖十几年的。王秋赦坐吃山空,几年日子混下来,吊脚楼的家具已经十停去了八停,仍然是个贫雇农,因此,成为了芙蓉镇头个救济对象。文革时期,王秋赦成为运动骨干,当上了镇党支部书记。三中全会后,王秋赦发了疯,每天在街上游荡,凄凉地喊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成为一个悲戚的时代的悲剧。

  要说书中人物最令人钦佩的便是胡玉音了。胡玉音勤劳善良,一心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致富。胡玉音的豆腐坊每逢赶圩的前一晚,都要磨米浆,下芙蓉河挑水烧海锅。就这样做米豆腐锅底都抓穿了,手指头都抓短了,胡玉音和丈夫靠着辛勤与劳累卖一角钱一碗的米豆腐却被李国香说成发着社会主义的横财。不禁让人觉着无比的愤怒。李国香的一次次陷害先是逼死胡玉音的丈夫,搞得她家破人亡,最后让她遭遇着一切不公正的待遇,可以说是她悲惨命运的导火索。或许胡玉音的遭遇跟那个时代的错误的方针路线有着必然的联系,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李国香的嫉妒心和令人发指的行为都不禁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不过,值得称赞的是虽然胡玉音遭受如此对待,但她始终不肯向命运低头。她的身上同时糅合着柔弱与坚强并存的矛盾性格。虽然命途多舛、人生坎坷,经历了多次挨批斗,一次面临了牢狱之灾、一次差点生命不报。但是她却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作为一个坚强的女性独立挑起家庭的重担,面对一个个打击,咬着牙挺过来,从怀孕、难产到独自带着儿子长大,忍辱求生,辛酸备尝。即使面临死亡,她都可以坚强,不向恶势力低头。作为一个柔弱的女子,她经历丈夫自杀后痛不欲生,被罚扫街病倒时陷入绝望。在那个年代生存下来是多么的不易,可是胡玉音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她的那份坚持难能可贵,同时也与李国香的卑鄙肮脏、王秋赦的愚昧落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成为了当时的一股清流。

  要说书中最喜欢的一句话莫过于秦书田说的;“活下去,像牲口一样地活下去。”抛弃尊严,忍辱负重哪怕忍受着不公的遭遇也要勇敢的活下去。只能说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强烈的信念作为支撑点的。文革的发生是左倾思想的错误的延续和恶性发展,深刻的揭露了左倾思想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是不可估量的,它扭曲了人性的心灵,并给人们造成了永远无法抹灭的伤害,同时讴歌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正确路线。我们常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以过往的历史教训为鉴,一旦我们发现不合理的地方就应该及时改正,而不是让它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后到达无法收拾的地步。铭记历史,珍惜当下,把握住人生的机遇,同时珍惜爱护我们的生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随意放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