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旧书作文

  旧书作文(一)

  轻轻打开书柜,我看到了我熟悉的书目。

  目光在一本本书上游移,不知道该拿出哪一本,本本都是我最熟悉不过的,有厚厚的《红楼梦》,薄薄的连环画,深奥得我至今看不懂的《论语》……一本本书都是我能倒背如流的。我犹疑地看着,突然,一种莫名的心情跳动了一下,只是微微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地把最底下那本早已破旧不堪的一年级教科书抽了出来。

  轻轻地翻开,“嚓啦啦”的一响,泛黄的书页硬邦邦的,我先是一愣,然后不禁笑了起来。我想起来了,快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边看它边洗脚,一不小心,手一滑,它就像一只泥鳅似地滑进了水盆。

  一页页翻开,先是拼音,然后便是教我们写简单的生字了。虽然上面的字迹都随着水迹模糊了,却还是大致辨得清楚。我看见一个女孩,用又白又胖的小手,紧紧地抓住铅笔,一笔一画地写着,写得歪歪斜斜,脸上却满是童稚的欢喜。

  “一”字突然映瞒了眼帘,满页纸上都是歪歪扭扭大小不一的“一”字,一开始的“一”,画得像蜈蚣似的,压抑得让人难受。后来的虽然算不上清秀漂亮,至少也没有一开始的难看了。在书边的角落里,我看到了一行稚嫩的字体:wohuixiezile(我会写字了)。虽然是拼音,但我还是看明白了,那个女孩,在满满的一页上画满了“一”字,最后欢天喜地地在角落里写上了一行拼音,明丽的阳光从发丝里穿下来,圆圆的小脸上映满了纯真的微笑,就像浮在水面上的阳光一样灿烂。

  继续往后一页页翻着,每一页都有东倒西歪喝醉酒似的字迹。有一页上的纸不知为何破了半张,一看到这,我就明白准是和父母闹别扭了。从小我就有这个毛病,一来气,碰到什么撕什么。

  一页页翻着,有一页上画了两个小人,歪歪扭扭地杵在纸上,不知正说着什么,对话早已模糊,但一种久违的心情从我心上悄悄滑过。

  小时候用的书,现在看上去非但不陌生,反而感到了分外的亲切。从小学一年级的幼稚,到初中二年级的成熟,我的变化真的不小呢!但是心里的童真似乎并没有变,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结了一层厚厚的茧,随着这本旧书一页页翻开,那茧,一层层地打开了,童心飞出来,童年的快乐像漫天的阳光一样撒了下来……

  静静的月光洒在手里的旧书上,虽然书页早已泛黄,我却看见了童年的笑,童年的泪……

  旧书作文(二)

  因为每年都在买新书,所以家中的旧书真是越堆越多。

  于是妈妈让我把那些旧书整理好:小学用过的课本、练习册都可以卖掉,课外读物有选择的留一些,好给那些“更实用、更重要”的书腾出些空间,家里也可以宽敞些。

  我把那些旧的大书、小书从箱子里“请”到地板上,一本一本地翻阅着。

  这是一本《儿童简笔画》,爸爸给我买的。那时,我对画画、小手工特别感兴趣。有一回,爸爸去南通学习,恰好在书店看到这本书,便买了下来。妈妈嫌价格昂贵。爸爸见我爱不释手的样子就说:“只要孩子喜欢,看了有帮助,花再多钱也值!”这本书不能卖,父亲的爱与希望怎能随便抛弃呢?

  这本《最新童装》,是我小时侯妈妈常翻的书。曾有多少次,妈妈照着书上的式样给我做出漂亮的衣服。那时,站在小朋友中,我总有一种“小公主”的优越感。于是,我经常缠着妈妈:“再给我做一件吧。这个最好看……”妈妈不管怎么忙,总挤出时间来满足我的“虚荣心”。如今,“小公主”长大了,真要感谢妈妈,感谢这本书。再不久的将来,我要买一本《21世纪中老年时装》,我要亲手为爸爸、妈妈做衣服、打毛衣……咦,这一大堆泛黄的有些破损的是什么书啊?哦,原来是爸爸的高中课本。爸爸每次提到他那未圆的“大学梦”时,总是满脸懊丧。而我却不已为然:“你已经又好工作了,又什么好惋惜的?”现在,看到爸爸保存了快20年的高中课本,我为自己荒谬的“真理”感到惭愧:我怎么那样看待爸爸年轻时的追求?那时的他没有和我现在一样幸福地读书的机会啊!

  旧书,不是破烂,而是故事家。一本旧书就是一个故事……

  旧书作文(三)

  “旧书”有两种:一种是按照创作年代来划分,也即是指祖祖辈辈的先人们撰写的书;另一种是从书籍本身的新旧程度上划分,从这个角度来说,“旧书”就是指被活生生看旧的书——因为不论书籍的创作年代是在什么时候,到了我们这一代,除了是用来被博物馆保存、私人传承的,真正名副其实的“旧书”,其最初的诞生都是经过印刷出版,所以一定曾是“新书”……

  不过,这两种“旧书”(https://90h.me/)在我看来倒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经过了时间的考验。真正的好作品正是要经得住时间的,所以,它们一定都是“好书”。

  我在这里只想说说那些被“活生生看旧的书”。我的书架上就搁放着许多这样的书。因为阅读之后十分喜欢,总是舍不得丢弃,慢慢的它们就全都成了我的老朋友,心里想到它们的时候就会抽出来翻翻,而那些被我画上各种各样符号、写着注解或是自己的感慨、联想,亦或给我提供创作灵感的标注、折页,总是会让我有一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就像是回想起了与那些亲爱的老朋友们初次结识时的惊喜……即便是不去翻看,只要看到它们,心里也会有种温暖,因为它们让我感到不再孤单。而那些我深爱的作者,则全都是我的心灵房间里从不会弃我而去的最朴素、最真挚的伙伴……

  因此,在我去年底创作发行的EP标题曲就是《温暖的房间》,而另一首歌的名字则叫《那个简·奥斯汀》,那些歌词正是因为它们带给我的种种超越时空的奇妙感受而创作,那些我心里想要对它们说的话都在那两首歌里了……感谢它们一直陪伴在我身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