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邹忌讽齐王纳谏改写

  邹忌讽齐王纳谏改写(一)

  我知道齐威王有很多事被蒙蔽了,于是我就去宫里找他。

  我对起威王说:"大王,我有这么一件事想告诉你。有一次,我穿戴好衣帽,照着镜子,对我的妻子说:“我同城北徐公比,谁漂亮?”我的妻子说:“您漂亮极了,徐公哪里比得上您呢?”我不相信自己会比徐公漂亮,因为是齐国的美男子。于是又问我的妾:“我同徐公比,谁漂亮?”妾说:“徐公怎么能比得上您呢?”第二天,有客人从外面来,我同他坐着闲聊,我又问他:“我同徐公比,谁漂亮?”客人说:“徐公不如您漂亮。”又过了一天,徐公来了,我仔细地看他,自己觉得不如徐公漂亮;再照镜子看看自己,觉得自己远远不如徐公漂亮。晚上躺着想这件事,说:“我的妻子认为我漂亮,是偏爱我;妾认为我漂亮,是害怕我;客人认为我漂亮,是想有求于我。”

  我接着对齐威王说;我确实知道自己不如徐公漂亮。可是我妻子偏爱我,我的妾害怕我,我的客人想有求于我,他们都认为我比徐公漂亮。如今齐国有方圆千里的疆土,一百二十座城池,宫中的妃子、近臣没有谁不偏爱您,朝中的大臣没有谁不害怕您,全国范围内的人没有谁不有求于您:由此看来,大王您受蒙蔽很深啦!”

  齐威王想了一会说;好。然后,他就下了命令;大小官吏百姓能够当面指责我的过错的,受上等奖赏;书面劝谏我的,受中等奖赏;能够在公共场所批评议论我的过失,并能传到我的耳朵里的,受下等奖赏。”命令刚下达,许多大臣都来进谏,宫门前庭院内人多得像集市一样;几个月以后,还不时地有人偶然来进谏;满一年以后,即使有人想进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邹忌讽齐王纳谏改写(二)

  :本人名曰邹忌,战国人也,乃齐威王手下大臣。今年已不低有妻妾二名,某日,吾窥镜,观的吾生的秀丽,才高八斗,乃饱览群书之美男子也。”今与吾妻闲聊曰:“吾与城北徐公孰美乎?”妻曰:“君美甚,徐工怎能胜君也,吾以为,君乃天下之美也”,吾复窥镜,复问吾妾曰:“吾与城北徐公孰乎?”妾曰:“徐公不若君也”然吾不信,复窥镜,旦日,有客来之。与吾商事,吾对客曰:“吾与城北徐公孰美乎?”客曰:“君美,君美,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徐公来矣,吾观之,自愧不如,徐公果为美男子也,吾与之差之甚远,暮寝而思,曰:“吾妻之美我者,乃私吾也,而妻之美我者,乃畏惧吾也,必有求于我也,”

  复日,吾进宫见王曰:“臣知不若徐公美,然妻、妾客呼我美,妻私吾也,妾畏我也然客必有求于我也,今齐地千里城百二十座,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中之臣莫不畏王,四海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而观,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派吾传今曰:“乃面刺王之过受上之赏也,上书谏王者受中之赏也,与市讽王之受下之常也”令初下,群臣吏民进谏,门厅若市;数月后时时而间进,其月年:虽欲言,无可进者。别国闻之,皆朝于吾国,比所谓于朝庭也,吾也受之赏,因此谏乃我策者,我受之上上赏,今贤主乃吾修得福气也,我真欢也,能有贤君、贤臣乃天下之百姓之欢也。

  邹忌讽齐王纳谏改写(三)

  寡人最近烦心事多着呢,国库拨了大量银子改善民生,发展教育,可百姓怎么都不领情,还嫌我实行“苛政”,每天怨声载道。文武百官上朝,也没一个能给我解释清楚,解决问题的。眼看国家一天不如一天,宫里的妃子,还有身边的亲信还连连称赞我治国有方……哎,这该怎么下去才好?

  “报!大王,邹忌求见!”

  咦?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不成?“让他进来!”

  话音未落,邹忌便神采奕奕地进来了,不知这家伙又有了什么重大发现,该不会又来向我推荐他发明的面膜吧?(https://90h.me/)上回他送的那箱我还没用完呢!

  “大王!”邹忌开口道:“我家确实知道自己不如徐公漂亮……”“行了行了”我不耐烦地打断他,“下次选美大赛寡人赞助你,禁止徐行人等参赛行了吧?”这家伙,整天跟人比美,堂堂八尺男儿怎么能如此这般胸无大志?

  “不,不!大王请听臣说完。我真不如徐工美,但我的妻子偏爱我,我的妾害怕我,我的客人有事求我,就都认为我比徐公漂亮,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管他是为什么!那这些琐碎的日常小事来打扰我,我的时间是多么宝贵的啊!太可恶了……

  邹忌看我半晌不做声,只好自己接着说:“如今其国方圆千里,上百座城池,公众的妃子,亲信,没有人不偏爱您;朝廷中的大臣没有一个不害怕您;全国上下,没有谁不有求于您。由此看来,大王你受的蒙蔽,那可是很深的哟!”

  唔……这话还挺有道理。没人敢违逆我,也就没人敢指出我应该改正之处,这样国家怎能进步呢?“

  “好!来人!寡人要颁布一条新令:大小官吏百姓,能当面指出我的过错的,受上等奖赏;能书面劝谏我的,受中等奖赏;能在公共场合里议论我的过失,传到我耳里的,手下等奖赏!”

  思考片刻后,我又补了一句:“为受奖赏胡乱劝谏的,严惩!”

  下达完命令,我不禁沾沾自喜,我是一个多么明判是非,思维缜密的明君啊!

  第二天,就有许多大臣来进谏,宫门前庭院的人多得像集市一样。他们提了好些看法和建议,大大的帮助了我处理国事,原来这些大臣不是无能,只是不敢说啊!

  这热闹的场面持续了几个月,几个月后,不时还有人来进谏,满一年后,即使想进谏,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这一年间,社会发展极大,国库也充实了,粮仓也满了,百姓也不再抱怨了,大臣们也更加廉洁奉公,国家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燕、赵、韩、魏听说后,都跑来朝见我,愿为属国,定期缴纳供奉,这就是所谓在朝廷上战胜别国呀!邹忌这一妙招,真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